【海外网5月10日|战疫全时区】 《华盛顿邮报》在10日的一篇报道中揭露,新冠肺炎疫情在美风行的初期,美国政府曾拒绝了在美国内生产数百万只n95口罩的提议。报道称,这一提议来自于美国一家大型医疗用品供应商prestige ameritech的副总裁鲍文(michael bowen)。大约在1月22日美国创造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的一天之后,一大批订单就涌入了鲍文在沃思堡郊外拥有的一家子公司。鲍文表示,当时公司可以提高产量,每周再生产170万只n95口罩,不过在他看来,美国国内医用口罩产量短缺事关国家安全,因此他打算先同联邦政府举行沟通。他立即给美国卫生与公众效劳部(hhs)高级治理人员发了封邮件写道,“我们目前仍有4条类似于n95口罩的生产线,重启这些机器会异常艰难且耗资高昂,但在严峻的形势下可以实现”。一批prestige ameritech生产的口罩正预备送往md anderson癌症中心(图源:《华盛顿邮报》)然而,在之后同该部门高级官员——包括负责预备和应急响应的助理国务卿罗伯特·卡德尔茨(robert kadlec)——的沟通中,鲍文清楚地意识到,他的提议几乎没有人感兴趣。“hhs的任何人都没有以实质性的方式回复我”。报道称,hhs关键基础设施爱护司司长劳拉·沃尔夫(laura wolf)当天回复说,“我认为政府还不能够回答你的这些问题”。鲍文仍在坚持。他在1月23日的邮件中再次写道,“我们是美国国内最后一家主要的口罩公司了,无数订单都已经寻上门了,我们本不需要政府的业务。我只是想告诉您,假如情况真的变得很糟糕,我可以关怀你们爱护基础架构。我首先是个爱国者,其次才是商人”。但是,报道指出,最终联邦政府没有接受鲍文的提议。直到今天,每月或将生产超过700只口罩的生产线仍处于休眠状态。鲍文的提议在hhs下属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开展局前局长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本周的起诉书中也有简单体现。布莱特上月被解除局长职务,并认定自己遭到打击报复,主要原因是他拒绝推动大规模使用羟氯喹和氯喹治疗新冠患者,而特朗普曾大力推举这类药物。布莱特的邮件显示,他曾就口罩短缺问题向相关机构的领导者施压,并且提到过鲍文的提议,1月26日的邮件中,布莱特曾写道:“鲍文的警告似乎没人听。”同一天,鲍文还向布莱特发出了更直接的邮件警告,称“我们的口罩供应迫在眉睫”,第二天,他又写道“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沉迷的状态”。报道认为,鲍文的故事反映了一次疫情风行初期的“错失良机”。几周之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口罩短缺问题很快危及美国国内疫情严峻地区的医护人员,特朗普政府不得不开始购买更多口罩,有时甚至要以高出正常价格3倍的价钱向第三方下订单。目前,hhs发言人拒绝就鲍文此前的提议置评。不过,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则表示,“鲍文的确很有先见之明,但现实是hhs当时没有钱去做”。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实时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光5月10日17时左右,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达1309541例,累计死亡病例超7.8万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