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伟光谈话录》—— 师 道 难吴老师:首先特殊开心今天能跟老师、跟大家在一起念佛,好长时光心里没这么开心了,方才大家在一起念佛回向,我感觉功德特殊不可思议。我个人修行异常浅,也没有很正式、深入的念佛修行。我主要从事传统文化的教育,带了二十几个孩子,我本人也信佛,祖上也有一定因缘,现在教孩子感觉光是教儒家文化好似不太够了,正在徘徊阶段,正好有幸遇见申老师,所以今天特地来拜见老师,想向老师多请教请教。见到老师我特殊开心,觉得老师给指点指点我心里特殊踏实。申伟光先生 摄于北京上苑艺术家村 2015.3.25申伟光先生:吴老师很不容易,经历了无数事,原来祖辈都信佛,还有出家的,我觉得吴老师跟佛缘比较深,而且吴老师发心很大,乐意为众生效劳。她现在在教传统文化,带了一些孩子,一个人也很艰苦,很不容易,也遇到过无数无数艰难,但她的心向来不退。传统文化很好,也很重要,是做人的根本,有了这个基础之后,学出世间法也就有了一定的基础了,但是有了这个基础的人并不一定就能信佛、就能走上真正的修行解脱之路,这要看这个人有没有真正的善根,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还是先度有缘之人,没有缘尽量培养,以后再度。现在的问题就是,传统文化学完以后,假如你和你的学生,要真想解决生死轮回问题必须得学佛,这个坎肯定要跨,跨这个坎的时候就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些学传统文化的这些孩子有没有学佛的根基。有,就往前跨,没有,就要随顺他的因缘,不然会很麻烦。另外一个,每个人修行都会遇到无数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就需要老师的关怀和指导,所以吴老师你作为老师,要有修行的经验和阅历,你才干指导这些人。所以作为老师,你要有正知正见,要有菩提心,要有智慧,更重要的是要有修行经验。这样的话你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问题,每个人根性都不一样,每个人遇到的问题也都不一样,这是很复杂的,所以走出世间法为什么需要有老师指导,问题就在这。虽然吴老师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我很赞美,但更重要的是不能执着,我们不能执着事相,不能完全陷到事里面去,我们应该随缘不攀缘,尽分竭力去做,有什么缘做什么事,缘具脚自然就做成,缘不具脚我们也不生苦恼,这样才是一个修行人的状态,不能过于执着,过于执着就容易走偏,走偏了精神上就容易出问题,修行不如法容易生魔障。正 140cm×70cm 2018年一个人真修行,那是很大很大的一件事,假如你作为老师预备带人修行,那就是更大的一件事了,所以要做好充分的思想预备,你要有一定的修持,这样才干把这件事走顺。你看有些人对佛法不了解,又没人指导,自以为是、盲修瞎练就容易走偏。往往我们一发心修行都容易犯这个毛病,要不就不上道,懈怠,不好好修,过了十年了还是那样,间或诵诵经,间或念念佛,向来没有正儿八经修行,所以向来在门外边,上不了真正修行的道,世间法你想成就还需要有好的师父指导,何况出世间法。所以,吴老师有这个心、有这个愿很好,我觉得你现在整到这个程度了应该停下来、静下来,不要想成什么事,没什么事可成,都要放下,就是如理如法地做事,尽分竭力,这样心态就正了。你正了,别人也就跟着正。现在你应该拿出时光,老诚实实修行,要解行并重。你经过一段时光,三年或五年,修到一定程度以后你再教别人就比较有把握。比如你上了五个台阶了,你教孩子一个台阶你就有把握,这样才干往前走。空 138cm×70cm 2019为什么出世间法是师父带学生,因为必须是以心交心,惟独师父了解你了,才知道怎么帮你。所以当师父不容易,当师父最低的标准要具备正知正见。有正知正见以后你还得有慈善心,有慈善心还不够,还要有菩提心,因为有了菩提心以后你做的所有事才是佛事。忘失菩提心,你做的所有善事都是魔业,还有什么意义?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很重要,假如我们想今生成就,必须制造很好的缘分,我们阿赖耶识里面有成佛的因,也有下地狱的因,各种因都有,假如没有好的缘你很难成就,所以我们必须制造好缘分,什么是好缘分?就是大家有好老师,而且能长期在一起共修,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真正的修行是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在行上要一点点地下功夫,绵绵密密地下功夫,不能急,这样才干成就。假如一个老师发菩提心度众生,佛菩萨都会加持他,老师关怀你会起很大作用。所以修行的确应该有个次第、有个过程,这样才干稳当。我们做事情,假如缘分比较好,这个事该成自然就成了,假如缘分不太好,这个事做得不是很圆满也没关系,只要你尽分竭力了就圆满了。所以我觉得吴老师这个时候,退就是进,在修行上要下点功夫,不下功夫是不行的。你自己没有修行的经验和修行的功夫,你没法指导和关怀别人。吉祥 179cm×97cm 2018修行为什么需要有人指导?因为没有指导,你走偏了你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修行是异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在不同的修行境地有不同的岔道、歧路,你走不好就走偏了,所以为什么要有人指导就这个道理,有人指导,你就不容易走偏。有些人修行是异常急功近利的,带有很大的自私心和躁妄心念佛,带有很大的功利心念佛。为什么你要这么着急呢?就是因为你自私,你想赶快解决这个问题或那个问题。这种心态都是不对的,这种心态假如过了就走偏了。所以要听善知识的话,要听佛菩萨的话。为什么要听他们的话?因为他们是真正的明白人,你是瞎子,你还没开悟,还没有正知正见,你不知道前边怎么走。所以你不听就不可能成就。一个人完全听话很艰难,真正到达异常高的境地以后才不会自以为是,才会听话,才干依教奉行。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修行要尽量幸免走弯路。尤其在行门上不要乱变,千万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深浅,你以为对的,肯定就是错的。因为你是凡夫,只要是你以为的,只要加有一点你自己想法的,肯定就不是佛菩萨的正知正见,你肯定就错了,你错了就走偏。所以我们要客观地认识自己是异常艰难的,你非得开悟,大彻大悟才干自己了解自己。你说多难!你不知道修行的凶险,你不知道厉害。等你真的栽了大跟头,你懊悔也来不及了,所以这是异常麻烦的一件事情。自在 144cm×75cm 2018我们在正信上一定要下功夫,你有正信了,真正三皈依了,成了佛弟子了,以佛为师,依教奉行,你再怎么行它都是正的。你正信解决不了,你怎么走都有问题,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反观自己,我为什么要念佛?我为什么皈依三宝?我是不是真皈依了?我为什么想成佛?我现在是不是真正越来越慈善了?我们要不断地反省自己,因为我们完全发起菩提心异常难,念佛就是为了往生成佛,是为了度众生,必须成佛以后你才有能力度众生,所以这个一定要搞明白。我们看有些人修行几十年了,到临死的时候不念佛了,想求长寿,不想去西方,为什么?因为他念佛不是真正为了往生、为了成佛度众生,修行很长时光也不发菩提心,所以该得癌症得癌症,难受得不行,最后快死了,别人都帮忙,最后实在不行了,真发菩提心了,“我太难受了,我要往生成佛度众生,病魔太折磨人了,我真的希望众生都不要得癌症,都离苦得乐,都成佛”。最后发菩提心了,往生了。可是有些人最后都没发,不发还是往生不了,因为你的愿跟佛的愿不能感通,所以这个不能自己骗自己。春暖花开 130cm×70cm 2019每个人根性不一样,但我们要尽量往坏处想自己,要往好处努力,我们是罪业深重的凡夫,所以坚决要彻底发出菩提心,坚决要今生把生死大事办了,要努力努力再努力。现在的末法众生假如太顺了、太幸福了、太富贵了,五欲享受太多了,大部分人都没出离心和菩提心了,也不想学佛了,所以富贵学道难。富贵人不学佛,大部分都在造恶业,下世果报就在三恶道了。真学佛人往往无数事不顺利,这是好事,这样你才干知道人生苦,才不贪恋五欲,假如太顺利了,太符合自己心意了,你要警惕,要好好观看自己,要好好念佛,要好好思地狱苦,好好思人生苦。为什么?因为顺境也容易让你失去道心。所以我们真正想学佛的人,真正想了生死的人,真正想修大乘的人,我们求觉悟、求往生、求智慧,我们不会求世间多富、多好。所以逆增上缘是异常重要的。因为太顺利了就容易懈怠。你看有些修行大德一生向来有病,这是好事,是代众生苦。自己每天身体不舒畅就会想着众生苦,想着地狱众生更苦,你想有多少众生正在受苦受难!正因为自己身上难受,所以想到别的众生更难受,所以我们更要好好修行。对于修行来讲没有顺和不顺,没有好和坏,都要往道上会。所以你有没有道心,你是不是真正发菩提心了,你是不是真正的佛弟子,你是不是真正想度众生,想帮众生,这个不是光嘴上说,你要在境上练,通过风风雨雨、各种艰难、各种苦难,你练出来了,道心不变,你菩提心越来越坚决,那才行。你得经历风雨,但你在风雨中不能倒下,你在风雨中死了,被打趴了,你还见什么彩虹?所以这叫借假修真,历事练心,这是异常重要的。所以我们不断地要反观自己,一遇到世间各种事,我们是不是又变成原来的世俗知见了?是不是把佛的知见、把正知正见又忘了?是不是我们遇到事又发脾气了,又感觉不愉快了?这时候要赶快提醒自己,要赶快转过来,这叫修行。因为我们业障重,习性也很重,所以我们在行门上要下功夫,要解行并重。修行不能着急,只要你着急,你心态就不对,欲速而不达,我们要如理如法地修行才干获得真实之利。百折不挠 103cm×34.5cm 2019我们修行净土法门,你必须厌离娑婆,欣慕极乐。因为六道从根上是苦的,是妄心所造就的,所以它不可能是永恒的,要看透它,所以叫厌离娑婆。另外大家一定不要追求神通,这个东西不毕竟,再大神通都不毕竟,那是修行末边上的事。外道、魔都有神通,尤其现在末法,群魔乱舞,所以只要你贪著、爱慕神通,你就异常容易修偏,容易着魔。所以大家好好修持才干有把握往生了生死,才干成就自己。2013年7月28日(录)申伟光谈话录作者 | 申伟光出版| 中国当代艺术出版社书号 | isbn 978-988-61327-1-5装帧 | 精装16开520页申伟光先生中国当代闻名艺术家,水墨画家,书法家,居士,法名法照、悟光。1959年生于河北邯郸市。1981年毕业于华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1988年结业于南京艺术学院。1991年笃信佛教,修学佛法。1994年入住北京圆明园画家村。1997年定居北京上苑艺术家村。2007年,课徒授艺。2009年,受三皈五戒。2015年,受菩萨戒。作品曾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第八届全国美展、广州首届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上苑艺术家工作室开放展、今日美术大展、“文脉当代中国版本”大型综合艺术展、超验艺术展、2008奥林匹克美术大会等艺术大展,并于北京今日美术馆、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等地屡次举办大型个人画展,其艺术成就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独树一帜。已出版油画作品集《申伟光作品》《申伟光艺术20年》《超验艺术》《申伟光超验绘画》。出版水墨作品集《申伟光水墨》。出版书法作品集《申伟光书法作品集》。出版写生作品集《申伟光写生作品集》。出版艺术研究文献《申伟光超验艺术评论集》《纠结与超脱——申伟光油画作品评论集》《净行——一艺术家群降修学与生活纪实》。个人著述有《申伟光谈话录》《申伟光的话与画》《申伟光谈艺录》《申伟光谈艺录(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