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no.1532-伊朗代理人作者:深眸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在中东地缘政治结构之中,伊拉克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不仅是伊朗主导的“什叶派新月”的走廊地区,也是美、以、沙三国遏制伊朗的前沿阵地。数十年来,大国博弈、教派冲突和民族纠纷在伊拉克的不断叠加,直接导致该国政治运作的艰苦和政府治理的混乱,妥协成为伊拉克政治文化的突精彩彩。对内三分天下,对外各有盟友状况比较复杂,团结全国不容易▼本月初,4月9日就已被总统萨利赫任命为总理的卡迪米终于组阁成功,伊拉克政治似乎转入正轨。这就是一届擅长妥协,能让美伊双方都感到放心的伊拉克政府。但这只是表象,在新政府长袖善舞的幕后,伊朗政治力量的身影,正在逐渐走上前台。对伊美两方力量的妥协现年53岁的新总理卡迪米有着丰盛的情报搜集经验,对伊拉克国内形势和不同政治力量的消长都有着十分清晰的认识。在他看来,组建政府不考虑以下三个关键点是不可能成功的:首先,2003年后,萨达姆建立的威权政治体制已经完全解体,接下来上台的任何政府,都必须设法赢得伊拉克不同教派民众的广泛支持才干持久稳定地执政。威权政治确实省去了派系争端,可以一心搞钱但这种只是威压,而非团结,暗流涌动啊(图片:lubo ivanko / shutterstock.com)▼其次,伴随着选举体制确实立,伊拉克政治早已进入库尔德人、逊尼派与什叶派阿拉伯人三强博弈的局面。所以在制定具体政策和争取选票时,必须兼顾三方各自的特别利益。阿尔巴徒步是全球最大的朝圣集会穆斯林徒步走到伊拉克的卡尔巴拉伊拉克什叶派的队伍中,能看到不同的旗帜(图片:pixiversal / shutterstock.com)▼最后,伊拉克国内的教派化和外部干涉势力的相互影响不可逆转,如何在各方势力之间保持平衡,幸免与某方势力过度接近,将是谋求伊拉克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基本办法。什叶派与逊尼派(包括库尔德)谁也没有绝对优势偏袒任意一方都会撕裂脆弱的国家认同▼假如说政治就是妥协与制衡的艺术,那么卡迪米就是伊拉克最深谙此道的艺术家之一。所以在国内,伊拉克主要的政治势力都对新政府欣赏有加。即使是在萨达姆还在时,也很少见伊拉克主要什叶派政治团体、伊拉克议长(逊尼派)和库尔德自治区全都能赋予一届政府如此广泛的支持。需要一位端水艺术家...希望卡迪米能胜任(图片:fadhafnt / wikipedia)▼也同样是在这样的平衡理念下,卡迪米奉行在政治上靠向美国,在经济上依靠伊朗的双面政策。在长期的政治实践和经济治理中,卡迪米极力与伊朗代理人力量保持良好关系,而在关键事务上又着重考虑美国的战略利益诉求,力图多方受益。哪一边都得罪不起(图片:angela n perryman / shutterstock.com)▼几年来,卡迪米领导的国家情报部门与美国和伊朗的情报机构都关系紧密,这使两方力量都认为卡迪米可在调解美伊对峙、缓解紧张局势、维护伊拉克稳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样一位“双面政治家”最终赢得了美国和伊朗两方势力的独特支持。争取两手抓,稳定伊拉克局势(图片:قناةالتغيير/ youtube)▼卡迪米上台后,美国马上宣布赋予伊拉克120天(此前都是30天)进口伊朗电力和天然气资源的豁免权,以表示对新政府的信任和支持。而伊朗也派遣大使与卡迪米新政府展开座谈。显然,美伊都在极力拉拢新政府官员以效劳于自身利益。假如你和双方关系都很好双方也会主动和你关系很好(图片:u.s. department of state/ wikipedia)▼但从实际结果来看,还是伊朗对卡迪米政府的影响力更强。这是因为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在中东日益呈现出战略收缩的态势,对伊拉克的操纵力本身就有所减弱。伊朗赶紧时光不断输出什叶派伊斯兰教和自身政治影响力,并在伊拉克扶持代理人力量,大力输出“真主党模式”,以至于伊拉克政治问题的几乎所有方面都要考虑伊朗的利益。这也是美国宁愿顶着伊拉克民众示威抗议的压力,也要加大驻军,以保持对伊朗代理人武装军事威慑的原因所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兵离开伊拉克(图片:u.s. federal government /wikipedia)▼伊朗代理人的政治化站在伊朗的角度看,伊拉克作为从伊朗高原向阿拉伯世界过渡的走廊地带,假如能为伊朗所操纵,就可在战略上夯实“什叶派新月带”的战略枢纽,并从经济领域突破西方国家的制裁和封锁。伊朗的什叶派之弧战略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伊拉克▼经过多年的渗透和经营,伊拉克国内经济如今也确实对伊朗十分依靠,特别是在电力和天然气领域。以至于在伊拉克边境省份的巴士拉、米桑等地闪现这样的奇观:德黑兰拉闸,当地连忙一片漆黑。首都巴格达的基础设施也好不到哪里去美伊战争后,重建又被isis导致的长期战乱破坏(图片:rasoulali / shutterstock.com)▼在伊朗还没被严格制裁的时候,向来是伊拉克重要的贸易搭档。现在,与伊朗接壤的伊拉克城市为了满脚日常生活需求,仍需要伊朗公司提供的食品、蔬菜,水果和电力等方面的效劳。石油构成伊拉克出口的94%但其他方方面面都需要进口(图片:focus and blur / shutterstock.com)▼在社会层面,伊朗政府向伊拉克什叶派聚拢区提供了一系列基础设施和便民效劳。无数什叶派社区在伊朗影响之下俨然成为伊拉克政府权威无法到达的边地,其中的居民便成为亲伊朗什叶派政治力量的选票来源。什叶派在伊拉克已是第一大宗教派别其中亲伊朗系在外部支持下开展迅速(伊拉克议会选举投票)(图片:fars news agency / wikipedia)▼在政治领域,伊朗特别注重对什叶派代理人武装力量的培养和扶持,并引导其走向政治化。2003年以来,在伊拉克政坛发挥重要作用的什叶派政治力量主要包括:1958年建立的达瓦党、西斯塔尼、萨德尔运动、伊拉克伊斯兰革命委员会四部分。其中西斯塔尼和萨德尔运动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反美也反伊朗,伊朗只能重点支持达瓦党和伊委会来干涉伊拉克政治。西斯塔尼是伊拉克的大阿亚图拉是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的精神首领在全世界拥有大量追随者但和同为什叶派穆斯林的伊朗并不是统一战线(图片:isakazimi / wikipedia)▼但反伊朗什叶派力量的不断壮大使伊朗认为扶持新的代理人力量迫在眉睫。于是,先在社会基层领域建立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力量,再引导其举行政治参与,成为2011年以来伊朗代理人政策的最新内容。什叶派民兵占大多数的组织固然是伊朗扶持的重点同时他们也会获得伊拉克政府和美国的援助究竟很长时光内打击isis是最紧迫的任务(图片:tasnim news agency/ wikipedia)▼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量的什叶派民兵武装被建立起来。2014年,伊朗直接支持的人民发动部队成立,总兵力到达14万人,其中最主要的两大力量巴德尔组织和“正义联盟”在伊朗的指导下开始政治化,不断参与伊拉克选举政治,成为伊朗影响伊拉克政治的两支先锋。人民发动部队在前期除大量什叶派组织外还有逊尼派穆斯林,基督教徒和亚兹迪等组织(人民发动部队军旗)(图片: 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 wikipedia)▼2018年伊拉克议会大选中,巴德尔组织领导人阿米里组建的政治派别“法塔赫联盟”就赢得了329个席位中的48个,成为国民议会第二大党团。只不过是人民发动部队的一个派别而第一大党团的变革联盟也只是有54个席位而已(法塔赫联盟标志)(图片:تحالفالفتح / wikipedia)▼同时,以真主党为模板建立起来的卡塔伊布真主党和伊拉克真主党精英运动也正在政治转型之中。这使卡迪米在上台之前只能多方讨好亲伊朗的政治力量。真主党精英组织是公开接受伊朗训练的2019年美国正式把其领导人列为全球特别恐惧分子其实不过是正义联盟的一个分支不过正义联盟已经深度参与伊拉克政治中了(图片:https://www.islamtimes.org/en/news/795079/iraq-will-remain-part-of-axis-resistance-despite-foreign-plots-nujaba-leader)▼2019年,卡迪米屡次呼吁要重新审查美国和伊拉克签订的战略协议,并要求美军全面撤出伊拉克,其目的就在于拉近与什叶派政治力量的关系。同时,卡迪米也通过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来牵制美国。上台不到十天,卡迪米就正式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拜访巴格达。5月刚上台的卡迪米,临时算得上平衡术大师了但能否让伊拉克在夹缝中得到更多的自主和自由还是未知(图片:https://tass.com/world/1156631)▼民生问题与地区动乱的交错当前,卡迪米新政府面临着严峻的民生问题,以及无法预知的美伊反抗的两大内外挑战。在民生方面,自2019年10月起,伊拉克多地就因政府机构的腐败、社会效劳的欠缺、青年人的高失业率,而爆发持续的示威抗议运动。示威者甚至要求改变2003年后实行的教派分权制度。分权制度不仅没让生活变得更好,还因为派别利益冲突导致战火频起(图片:eng. bilal izaddin / shutterstock.com)▼更为糟糕的是,部分地区民众对国家的认同不断减弱,而伊朗的什叶派代理人反而利用社会混乱来替代政府举行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水电)。实际上,伊拉克国内急需外资的引入来举行经济重建,但其国内局势的不稳定使沙特、阿联酋等投资力量望而却步。谁能好好搞基建谁就能拉拢人心但这个局势外资也不敢来,可能还没建好就被炸了(图片:anasalhajj / shutterstock.com)▼此外,为了操纵不断蔓延的疫情,伊拉克政府于3月17日就开始实施宵禁,并严厉管控斋月期间的市场贸易。这使其当前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落至-4.7%,无疑加大了解决民生问题的难度。但不实行宵禁又难以操纵疫情医疗资源更是经不起折腾(图片:https://en.qantara.de/content/covid-19-in-iraq-working-under-the-coronavirus-curfew-in-baghdad)▼在地区局势方面,2020年初伊朗三号人物苏莱曼尼和“卡塔伊布真主党”指挥官穆罕迪斯在伊拉克被炸死,迅速引发美伊两国的空前反抗。开展至五月,仍没有关系缓和的迹象,伊拉克境内的亲伊朗武装力量也在跃跃欲试,不断突击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一时光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苏莱曼尼身上其实这位和伊朗关系紧密的人民发动委员会的副主任也一起遇害了在两伊国内都掀起了反美情绪(图片:fars news agency / wikipedia)▼这直接导致伊拉克中央政府收编民兵武装计划失败,政府对国内什叶派武装的操纵能力在不断减弱,人民发动部队也越来越具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样子。究竟是圣城旅训练出来的...(图片:https://www.mehrnews.com/news/)▼卡迪米新政府目前在民生领域并无实际解决措施,但已经开始依靠美国驻军的力量来压制其国内的什叶派民兵武装。5月9日,美国与卡迪米达成隐秘协议,计划在三个月内,由美国驻军替代在伊叙边境安巴尔省驻扎的民众发动部队武装人员,其最终目的在于采取合法手段来压缩亲伊朗力量的生存空间。但这必定会激化伊拉克国内的教派冲突,从而引发外部力量更多的干涉。战争之下,没有赢家(图片:ben von klemperer / shutterstock.com)▼由此可见,卡迪米新政府解决民生问题的关键在于稳定国内秩序,但秩序的稳定在根本上还需要外部力量的协调。然而,美伊两国都没有做好缓和关系的预备,夹缝中的伊拉克新政府在短期内依旧很难有所作为。从长袖善舞到左右尴尬,总是惟独一线之遥。参考文献:1https://thearabweekly.com/kataib-hezbollahs-influence-iraq-may-be-quietly-eroding2https://www.thenational.ae/world/mena/thar-allah-iran-s-forgotten-terror-proxy-in-iraq-1.10190833jordan steckler, iran’s ideological expansion, new york: united against nuclear iran, june 2018.*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封面图片来自:قناةالتغيير/ youtube